• 蜂蜜

    2007/10/23

    这样还真是就不象我了.

     

    讲一个故事: 有一个蜂蜜人,他经营一家棉花俱乐部,每天中午烤面包,晚上等小豌豆.

     

  • 2007/09/29

     

    我很担忧 很犹豫

    忧郁象糖浆一样温热的流到我的脑袋里

    我又在干一件错事吗?

     

  • 坚果

    2007/09/19

     现在我要踮起脚 冲你说: 嗨!宝贝 我们一起!

     

  • 2007/08/18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好嘛 不要对我这么好,多容易让人误会.但是我没有让你停下来的意思.

    还有,我觉得她没有我.着是说给谁听的呢? 说给可以美白的维生素C大海盗听的.

     

    昨天:

     某男: 小姐, 我 我可以和你拍张照片吗?

      我: 呃------

      7: 她是我女朋友,你离她远点.

     我: 亲爱的,你不要他说话嘛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你真龙虎

    她真人丹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你没死也不联系我,几天的表现说明不了什么。还好我有了YY的安慰。那么我想你也没用吗?

     没用就算了

  • 2007/07/31

    演我爱我家的文兴宇去世了……我很难过
  • 贤良

    2007/07/30

      你是那世上的奇女子

     

     两块布子做的呀花衣裳

     

    牵牛花

     

    回来了我要

    http://video.isongsong.com/mp3/2007-06-21/1613137337.mp3

  • 这白

    2007/05/05

    在我身上验证着极端矛盾这两个词语,最讨厌人多却最胆小,于是,今天晚上我又睡在着张白沙发上,周围如此之多的人,如此的多。

    白沙发白床,好吧  拜拜黑色的人儿

  •   更多人死于心碎 远远比  窗前的100次梳理乱发好的多.

    就结果而言也是如此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给面~

    2006/11/04

    模版终于给面的恢复了。剪的头发也给面的让我越看越顺眼,气焰嚣张的放下话要剪到耳朵那么短。谁都知道我不适合冬菇头。和77无数次讨论裂的问题,关于所有的大黑鬼,7说她学校的黑G都是色G,爱跳贴身舞,蹭蹭蹭的,我说我着里的黑G都是绝对的野路子。杂七杂八好似杂烩。也许我和7因该互相换个地方,谁叫我打算好好学习狐步了呢?

    我没有上火车,没有哐铛哐铛的去赶一个PARTY,也许去了我也不那么开心。因为好多小毛病,比如说头发还没有习惯,比如说手提箱不好看

    我还是努力写好多字,去考试吧!

    给面~!

    是!

    是得给!